一切始於這款柴犬帆布包。

我最恨的主管和我同一天到職,坐在會議室她瞥了一眼我的柴犬包,我急忙用一個拉近距離的微笑展示一下,那是一個雙面印刷的帆布包,正面是柴犬頭背面當然是柴犬屁,回想起來我真是愚蠢,怎麼會向一個渾身名牌的人展示這種幾百塊的文創小包,後來我才想通她那天的微笑是輕蔑。

或許早在第一天我就在她心中被打叉淘汰。

 

Allen 保養日常   FB    IG  |  BLOG

 

 

我不懂妳,妳也不懂我,但說實在我們也沒必要了解彼此

Sabrina很不可思議。
剛進公司的我正好接手一個新品牌,上市在即,結果她兩個月從來沒有看過我的企劃。

「 Sabrina, 請問可以看一下我的Plan嗎?」
『 我沒空。』

無奈之下只好把每日的進度和最新的企劃定期寄出,換來她把我叫進辦公室。

『Allen,你不要再寄信給我了。』

回到位置看到她的回信。

『 Face to face present is a must.』

又拿著紙本走回辦公室。

「 Sabrina, 請問可以過一下Plan嗎?」
『 我沒空。』

週而復始。

 

即便我做第二次就上手了,但我為什麼要替妳做第二次?

同為公司新人,我相信章程妳也不熟,我不斷地敲門尋求協助換來不斷的拒於門外,說實在,我能去的地方很多我也不缺工作,根本沒必要為一個這麼不挺的主管工作。

期間Sabrina跟我要了很多東西:定價、設計、陳列、服務流程、活動、記者會名單、場地等等。

「因為是新品牌,所以去年沒有編列預算唷。」財會部門。
「噢,我們沒有在算這個,我也不知道副總是要什麼。」行銷這樣回答。
「定價就是要按照____。」業務主管被迫下來帶我了解公司章程。
「新商品這邊需要這樣設定,匯入。」物流部門教我建檔。
「這支量可以採購多一點。」香水一姊帶我預測銷售量。

最後Sabrina把我叫進辦公室對我說『Allen,你一問三不知我還要花時間跳下來幫你。』

天地良心。

當全世界對我伸出援手,棄我於不顧的就是我的直屬主管:Sabrina。

 

就算妳不理我,有些事我真的很需要幫忙

記者會兩週前,所有商品還在法國,飛過來不打緊,還要分到每間店舖去,真的要每個步驟都安全過關記者會才生的出來,偏偏此時又出了件大事。

「 Sabrina,  剛剛廠商說付款方式有更動,不然不出貨。」
『 妳跟我講做什麼?去跟老闆講啊。』
「 老闆和財務已經在討論了,我只是跟妳報告一下。」

倉皇而去。

這麼大的事,難道妳不用知道嗎?

 

品牌也是我的孩子,當然有義務完成這些工作

兩個月過去,早已設定好我辦完記者會就早早閃人,因為這個品牌就是我的孩子,我有義務完成,也是對公關、業務、廠商各部門的交代。

在記者會前一晚,Sabrina拿著媒體名單再度出招。

『 這個部落客有符合我們品牌調性嗎?』

我根本懶得回答。

「 不好意思,我們副總說您不符合形象,所以不用來了。」難不成我要這樣講嗎?

小品牌有小品牌的經營方式,部落客願意來已經是賞臉,以為我們還像國際精品有幾百個選擇?

 

自信來自互信和肯定,而非旁敲側擊

稍感欣慰的是,同期還有別場記者會,據傳這是Sabrina唯一有在Wechat分享的一場。

但我為什麼要透過妳的社群網站來肯定我自己啊?我的自信沒有這麼廉價。

後來我才想通其實在Sabrina的提點之下我慢慢把這些缺失的東西補起來,一切也如期完成了基本盤安然過關,但這不是一個我所嚮往的工作模式。

 

不相信你的人太多了,永遠記得相信自己吧!

去看每個專櫃的位置還要自己去買陳列道具、去木料行挑材料、看記者會的場地,結果換來人資對我說:「Allen,你為什麼都不在辦公室?」

天地良心。

三個月的時間,我與Sabrina的相處加起來不到一天吧,想當然沒有吃過一頓飯、逛過一個專櫃,我自個到處晃著問著幸好在大家幫助之下品牌安然上市了。

在法定能立刻離職的最後一週,我毅然決然用強硬的態度告別這間公司。

 

我的人生我自己決定。

 

長輩常告誡我以和為貴,但與其當一個好人、與其被欺負,我寧願早早就讓人知道我不好惹,我真的就是李纓絡,做錯了我立刻改,但如果我不喜歡你我也是懶得跟你廢話。

後來,A SCENT 出現了,我開了自己的公司、做了自己的品牌、自己養活自己。

你說我有必要為這種爛主管工作嗎?

還真的是不需要。

 

做了老闆,我的想法有改變嗎?

時至今日我擁有自己的品牌,心態當然改變了很多,也理解了Sabrina的用意,因為當初的我真的像樣的東西都拿不出來,也是在她的相逼之下、威名之下整合了所有主管的建議,讓事情可以順利完成,如果沒有她,或許一切就會失敗。

只是我們終究不適合而已。

另一個差異就是,當員工我現在可以大放厥詞抱怨,當老闆沒得抱怨,一切你只能Suck it up,因為都是自找的,不敢跟爸媽抱怨、不敢跟誰抱怨、報喜不報憂,因為一切都是自己的選擇,自己造成的。

但當然目前是還不錯啦,依舊安然過關了,保養品也在專業研發的幫助之下研製當中。

 

我經營其他品牌,會不會比Sabrina更可怕?

近期我有機會參與更多品牌經營,甚至有人請我接手保養品代工,對我真的也算是Slasher了,這些都在我的規劃之中,但計劃趕不上變化,不上道的人總會出現,我謹記我最無助、最害怕的時候,講得很細節、很明確地說出我要什麼,苦苦相逼,但講了四次竟然還是有人不懂,給出很破爛的內容,只好凶狠對待。

回想起來,至少Sabrina沒有罵過我,至少她至始至終保持優雅,至少在她生氣之時是因為我不靠譜。

 

員工是公司重要的資產,照顧他們的心情是管理者的重要工作,但真的不會有人會細心維護弊病叢生的資產。
你能受到多少重視,取決於你的價值。

 

說起來我真的有比Sabrina好嗎?

 

我們是不是都是為了守護一個價值才把自己變這樣的呢?
如果不這麼惹人厭事情也能做好嗎?

 

時至今日我也是沒有答案,要修練的地方還是很多。

 

 

最後為何離開?

對我而言「尊重」永遠得靠自己爭取,不是靠年長、不是靠輩份、不是看關係,純粹看你值不值得。

我特別愛一段話,是我曾經讀到劉玉玲說:「我為自己存了一筆Fuck you基金,當我遇到不喜歡的工作隨時可以烙下一句:Fuck you!轉身走人。」剛好我也有存fuck you 基金,你們看看27歲有多少人能隨便一年多不工作? This is my fuck you gap year.

 

如果有能力就走啊,我最討厭邊抱怨然後又不改變的人了。

 

 

為什麼安海瑟薇最後在米蘭達的電話叮噹響的時候把手機嚝噹丟入噴水池裡呢?
因為一個拋物線便飛掠她不嚮往的生活了呀。

 

Allen 保養日常   FB    IG  |  BLO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llen 保養研究員 的頭像
Allen 保養研究員

Allen | 天然保養日常

Allen 保養研究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