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續介紹許多品牌和創辦人,卻沒有好好介紹過我自己,或許你早已習慣我的文字,但我是什麼樣的一個人呢? 讓我來聊聊我自己,照片來自我的工作室。

 

 

崎嶇卻隨心漫步的保養之路

我從小學就開始摸保養品,很多人以為是為了當講師或做品牌而編造的故事,但卻是100%真實,在當年流行DIY和手工皂的時代受到我媽媽影響也漸漸接觸保養品,我曾經洗個澡用五種手工皂只為測試油品滋潤度如何,也曾經拿泥類優酪乳牛奶蜂蜜來敷臉普羅大眾用過的東西我也沒漏掉,或是翻書看到雪松精油可以調控油脂我拿來直接擦臉上,現在想起來還好當年皮膚沒有被搞壞!長大一點(也不過國中或高中)我就開始買DHC然後使用雪肌精,常暗自私忖真希望臉上隨時敷著一層精華液,除了畢業第一年在廣告業工作,後來就一腳踏入化妝品產業,現在,我真的有用不完的精華液了。

當時甚至面試了霓淨思和寵愛之名,人資問我想做什麼:「我說我想做配方、行銷、瓶器和展位設計。」基本上就是什麼都想,聽起起來瘋狂但我真的什麼都想,我猜人資覺得哪來的蕭郎,想當然是沒上,但後來真的找到一家公司讓我實踐這些想法,甚至我沒想過的都推上陣,這間公司叫十藝生技,我在雜誌上翻到然後硬著頭皮去應徵,我非常感謝老闆在我什麼都不會的時候把我帶進門,讓我知道原來有這麼多潛力可以拓展,某次在眾多品牌齊聚場合又遇到老闆,我們給彼此一個擁抱,還有主管問我說:「 你們那麼好喔?」其實我不懂,難道離開一間公司只有交惡罪大惡極一途嗎? 並不是的,不過是在某段時間我有我自己想做的事如此而已。

後來就到了牛爾,仔細想想我跟牛爾老師背景有那麼點相像,甚至長得也有點像,出國參展常有人指著海報問說:「那是你爸爸嗎?」(不是!那是我老闆!!)我野雞派學習當然不像老師專業底子深厚,不過有件事我記得很清楚,以前在牛爾老師辦公室看到一本筆記,那是翻到略顯斑駁的泛黃肌膚生理學手冊,整齊密密麻麻的字跡不禁想這就是兩岸三地最知名美容講師的筆記嗎?相信所有內容老師絕對倒背如流,只能提醒自己認真再認真。

短短幾年之內逼自己走一輪品牌端、工廠端、代理商端,當然不夠專業,但也足夠讓我了解各環節的角色和思考模式。

 

 

深植血液的反抗基因

我是一個永遠知道我自己要什麼的人,說得好聽是如此,事實上是一個倔強又任性的人,偏偏脾氣又不是很好,要是捷運上有人硬擠或是橫衝直撞我都會直接開口罵他,通常是半截車廂或鴉雀無聲的語氣,噢對,我是一個如此善於吵架的人,實事求是追求真理,法理情是我通常的順序,我記得曾經跟跨部門的一位主管吵架,我拒絕每一則社群動態受到審核,我要求她給我完整規範不然恕無法遵守,結果她在一次公開簡報會議上秀出斗大字眼,「溫、良、恭、儉、讓。『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他得意說著,難道就因為你虛長幾歲我就得沒來由放棄我想要做的內容嗎?

職級無法服眾、智慧才能,我向來不參加這種有禮貌運動,自此我也對這個人失去尊重。 

反叛模式自小展露無遺,有次參加水墨比賽,畫了一隻坐在蓮池畔的貓,還很用心創造貓毛的質感和搖曳的尾巴,後來不知道哪根筋不對覺得蓮花存在感有點弱,用蠟筆加了幾撇就被判失格了,哈哈哈哈哈,但現在想起來覺得不就是複合媒材嗎? 

反叛,流淌在我的血液當中 

 

 

感官有點遲鈍

有時候真的蠢到我自己也嚇一跳,大學有次打工老闆拖薪了我去要,結果老闆淡淡回應:「 你又不是明天就要死了,有那麼急嗎?」當下不覺得怎樣,結果晚上跟其他朋友聊天才驚覺老闆態度好像不太對!

但也因為如此,情緒勒索對我無感,不要就說不要,如果不喜歡千萬不能忍氣吞聲,當然不代表一不順心就揍別人一拳,而是要適時表示給人知道,有一次我媽在佈置店面,結果有一個人一直跑來『 指點 』,我太了解我媽了,反正別人擺完她一定也不滿意,到最後還是會全部重排虛耗時間,全程我非常冷漠地站在旁邊也不動手,最後客人得寸進尺要我拿梯子把一個銅雕擺到櫃子頂端,我不知道哪來的勇氣直接說:「我沒有要幫忙的意思欸。」老天他一定恨死我了,我也知道這麽做不是很恰當,可是我都已經表現成這樣你還不收手,到底無理的是誰? 

 

 

追求美感 凡事追根究柢

遇到無法執行的事我會很想知道為什麼? 是卡在預算嗎?時間嗎?還是老闆單純不喜歡之類的,凡事總該有一個理由,但常常都被以:「沒有欸,就是這樣。」帶過,我往往都是???????這樣我到底要遵從什麼呢?或許是我歡必把,又或許有更婉轉的方式探知真實原因,但如果大家都能講清楚不是很好嗎?

對美感的追求也是從小開始,逛舊木場我總是能在一堆爛木頭裡面挑出檜木、在畫冊裡面挑到美展第一名或是和室內設計師挑中同品牌同款傢俱,進每一家餐廳我都會仔細看他的傢俱陳列和裝潢、最重要的是廁所漂不漂亮,有沒有流水?植栽怎麼搭配?味道香不香?

細節很重要。

 

 

真實的強迫症 不是形容詞

常常聽到有些人只是有點潔癖或是覺得東西要擺整齊,就一直說自己有什麼美學強迫症之類,我都在心裡想說:「老天,那才不算強迫症。」

之前有稍微提到過我的強迫症其實蠻不適合在社會上生存的,首先我不碰任何公共區域的東西,任何開關、遙控器、筆、門把、觸控螢幕等等,圓形門把就是我最恐懼的東西之一,因為不像拉門或推門可以踢開,而是必須要好好地握著才能打開,你們就知道我有多怪!或是地上看到有檳榔渣、牙線棒我就會繞超大一圈,從前我都會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比如我摸了門把其實整個人不對勁像是有蟲在我身上爬還要裝沒事,後來發現和大家講其實大家也不在意,反正我怪歸怪也沒礙到人。

後來變成好友會幫我開門、幫我拿東西,並不是他們縱容讓我變成傲嬌的公主病患者,或許只是大家發現反正也只是小事,我都默默跟他們說:「 我沒有當作理所當然,我是真心感謝的。」(希望他們不要討厭我)當然可以靠藥物控制,比如吃血清素據說會有所改善,但我真的一點兒也感受不到欸,最後我決定用我自己的方式跟社會共存,其實也沒什麼不好。

 

 

合作邀約推推推 真的適合才會合作愉快

目前我有三種合作來源,一是我真的太喜歡這個品牌了我會主動接觸,二是來自同業朋友邀約,三是各廠商直接和我接洽,不管是任何方式我都會當天回信,如果有合作意願的話我會隨信附上採訪大綱和切點提案,類似的產品就帶入不同主題,像我專注天然保養一定幾乎每個品牌都會有植物油,所以我必須聊原料來源、栽種、配方、瓶器、消費者回饋等不一樣的方式切入才能更有生命力,這也是我希望有創辦人對談的原因,因為創辦人跟品牌的樣貌密不可分。

比如我見過非常老實甚至固執的老闆,樸實無華的談吐和衣著我願意相信他不會用爛原料,曾聽說有老闆看來樸實結果會伸鹹豬手害我對他產品開始存疑,人物特色形塑不同賣點,講究天然有機的店員跟NYX店員風格絕對迥異! 蛛絲馬跡騙不了人。

哪些品牌適合和我合作呢? 

像是已經有老粉、想耳目一新的廠商!想深入聊聊品牌設計細節的廠商!想分享創業故事但想在商周和品牌試用文間取得平衡的廠商!讓我們一起分享品牌故事讓者感受這些迷人的小細節,你會得到與眾不同的故事和高品質的攝影,或許沒辦法一發文就訂單源源不絕,但可以讓讀者在搜尋的時候找到一篇詳盡又真摯的介紹。

反之如果特色不明顯、比較不具設計感、感受不到天然意象或直接說我們商品互惠的廠商,我都會直接說你這樣找我不划算,去找粉絲有十幾萬的網紅才能真的帶給你訂單。

歡迎大家來找我聊聊!

 

 

2018新計畫 陸續開催中

今年加入採訪專題,很多人質疑:「為什麼要給你採訪?」「喔你說我又不是商周,幹嘛給我採訪嗎?就老闆人很好啊!」我總是這樣回答。

我是一個善於傳播的人,好玩的事我能一天講十次到處分享,開始寫部落格之後覺得每天都有數百人看我的文字也太棒了吧!遠比辦講座或是逢人就講有效多了,本來沒人看的文章一年後破千瀏覽了真的會很開心,也陸續有不同性質的合作案,除了保養以外,是不是能講講設計、旅行、甚至攝影?

2018是沈潛的一年,實際執行許多之前一知半解的企劃,和保養品代工廠展開合作、殺去鶯歌找一堆石膏工廠、和得獎設計團隊腦力激盪、採訪更多創辦人,我越來越感受到30歲上下的年輕勢力崛起,紀錄著這波新浪潮甚至乘上餘波就是我今年的目標了。

 

 

Allen 保養日常   FB    IG  |  BLOG

 

這些是真實的我,無關浪漫甚至近乎冷漠,如果你喜歡我的文字或許能更了解我,如果你本來不喜歡我,老實說我也沒空理你,畢竟人生有太多事情要做了。

結尾有點老套,但希望大家不要太早忘記夢想,應該敞開門讓禁錮的念頭飛出來旋轉升空,像印度電影隱藏的大明星裡說的:「 才華洋溢的孩子就像是汽水裡的泡泡,沒人能阻止它往上升。」不要為了任何事讓我不是我,相信自己,好玩的事會接踵而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llen 保養研究員 的頭像
Allen 保養研究員

Allen | 天然保養日常

Allen 保養研究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陽春艾米
  • hi~老師,每次看你的文章像在看小說一樣,很不想要它結束😆老師作文一定很好😉
  • 天啊,太感人了! 好感動!! (我還真的常常作文比賽得獎)
    但最近也一直被反應說寫太長了,我會努力縮減不讓碎碎念佔據太多篇幅,謝謝你留言支持!好開心

    Allen 保養研究員 於 2018/07/24 17:51 回覆